創立緣起:

一次有機農耕分享課程,因緣聚會,講者與聽者憑著一股熱情,一群人基於友善地球的善念,開始了一畝田生態農場學習之旅,也催生了一畝田健康生技。我們在本草之鄉的農村,取法古今中外的本草傳承,立基於台灣生技食品優越的研製基礎,鎖定現代人的主要健康問題,聚焦研發全方位的良品。我們在大地尋找療癒力,配伍的專業研發、道地食材原料的選取、在地友善的契作管理,我們在與各方夥伴的合作中,不斷精進研製,提供消費伙伴安全方便、具有健康效益的補養品及居家良品。


 

 

「我是農家子弟,從小喜歡讀書,雖然也會在課餘時間,隨著母親及兄姐去河邊種點菜,到山上果園幫點小忙,但嚴格說來是個不識五穀的農家子弟。」國中畢業之後就離開家鄉求學就業,鄭曉璇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返鄉,而且還從事與農業有關的事業。

離開學校後,她便到工程顧問公司工作,參與台北捷運工程的國際設計團隊,但研究所求學時曾閱讀的羅馬俱樂部的《成長的極限》、瑞秋·卡森的《寂靜的春天》等書籍,在她心中所留下的衝擊,一直在召喚著她,由於對於地球環境的關切,她不僅在工作之餘投身環保團體、參與運動,甚至連飲食習慣都做徹底轉變。

『好像忽然就醒了一般』,1992年有一天,她開始吃素迄今,1994年讀到《新世紀飲食》Diet for a New America(新美國人飲食)一書,讓她進一步了解到人類的許多環境問題或文明病等,都跟『吃』有關──過往人類是周邊種植什麼就吃什麼,因此會注意水土與環境生態,然在工業化、國際貿易頻繁之後,大量仰賴進口或出口,改變了飲食與價值觀,造成人類和土地之間的斷裂──所以,『飲食』是很重要的:飲食選擇錯誤會讓身體不好,身體不好又去仰賴醫療,仰賴醫療又造成更多污染問題。

她為此與好友一起由多方面進行『與地球一起健康』的嘗試,推廣新世紀飲食,並於聯合國氣候變遷研究小組的主席呼籲三件事(不吃肉、多騎腳踏車、少消費)後,與多位來自不同團體的朋友,發起『蔬食抗暖化』的活動、得到許多迴響。2008年修習自然農法、樸門永續設計The Permaculture Design Course (PDC) 訓練課程之後,『內在有個聲音叫我離開台北,走向土地』所以她回鄉開始重新學習之旅:『看看自己能否做到什麼。』

因緣際會,開始了她的生態農場學習之旅,整地、搬運、種植、推廣環保酵素樣樣來,她一邊種植,一邊觀察,一邊思考。其間有幾件事讓她印象深刻:
「我詢問來龍眼樹下收蜜的第二代蜂農,他說蜜蜂真的減少,他曾遇到中毒的一整窩蜜蜂攤軟在地…一定是有某幾隻蜜蜂採到被下了農藥的花蜜,以致傳染到了一整群蜜蜂…」
「我問一位正在噴除草劑的農友,種沉香也需要用農藥啊?他一派輕鬆地回答:這不必噴農藥,沒在噴。我說:其實你現在就在噴啊。他回我:這是在洗草,不是農藥啦…他說洗草就像說洗碗那麼輕鬆」

「一位大姐退休後也常回來種菜,她告訴我:做有機很好,我很喜歡…又跟鄰居交流使用各種在地草藥的好處,這毛病我都用××草,誰誰的症狀聽說用了××草加水煮就改善了…回頭又跟我說,我被菜園裡的草氣死了,我一看到那草冒出來就一肚子火…」

這些觀察,讓她心有所感:「我想果農如果知道他在花未結果就噴的農藥,殺了授粉的蜂群,他一定很後悔,也不願這麼做…除草劑殺死了土壤的微生物,也殺死了很多寶貴的本草,也減損了很多生物的多樣性,對於噴藥的農友自己的健康也不利,不過農友需要的是省工省錢,他有眼前的經濟考量…如果連自小生長在藥草之鄉,習慣了使用各種草藥茶飲來保健,也有自家的獨門藥草秘方的大姐,都因種點自己要吃的菜,而對草一肚子火,這到底是怎麼了?」

同時也在跟來自國內外到農場關心的朋友,一次一次的交流中,她對未來的圖像逐漸清晰…在這同時,一開始熱心參與的伙伴,在日曬泥水、蚊蟲攻勢以及鄉居的不適應之下,紛紛打退堂股。這時,她也在二種途徑中做出選擇:一小塊地是一種友善途徑,加工行銷也是一種友善途徑,但後者能帶動更寬廣的可能性。

於是她與陳長宏決心朝向加工研發,並以本地的作物為研發的主要原料。以加工或保健食品的深加工,將農產品應有的價值展現出來,用加工與行銷來帶動更友善的耕作,研發標的之一是用更好的產品來取代對環境不友善的商品。他們針對中寮當地的農特產品,做過了很多努力與嚐試,其中桂圓、土肉桂是目前保健食品與用品開發的主力。

十年前離開台北回鄉時,為自己許下朝向「工作、生活、與理念三合一」的人生新軌跡。對她而言,一畝田就是落實這項「與地球一起健康」理念的實踐場域。

 


共同創辦人兼研發總監陳長宏,原本當獸醫,自1989年起就不使用抗生素、磺胺劑等來做動物藥品,轉而尋找可以取代抗生素的生技業酵素等副產品及草藥,做為豬隻飼料配方中的保健元素,豬豬吃了這些健康飼料,表現很好,所以他可說是造福豬豬的生技獸醫。

他對於藥草、人體健康,一直有一股熱情,求知欲旺盛。隨後他到北醫生藥技術系深造,在這其間,又時常跟隨多位中草藥老先覺上山下海,傳承臨床本草知識,也跟生技界友人前往到中國大陸及東南亞的藥草重鎮觀摩學習,長期參與協助台灣生技大廠研發中草藥保健品。中草藥之外,他也曾花了數年時間投身專研傳統整椎與自然醫學。

1998年改變飲食吃素之後,陳長宏轉身投入有機耕作迄今,致力於有機耕作與中草藥生技研發,屢有創新。他的農場曾經供應里仁等有機店大宗蔬菜,但位於花蓮的有機農場不堪颱風年年大風吹,也考量父母年事己高,希望回到西部就近照應。

2010年他到南投講授有機農耕課程,因緣際會,開啟了他回到西部,在一畝田的農產生技研發之旅,「自己三十幾年來學習以及累積的經驗,好像就是為了來完成這件事的…」

談到一畝田所研發的保健品,陳長宏總是眼神有光,都亮了起來,自信與成就感溢於言表,他的自信與散發的快樂神采,常常令聽者覺得若不親自來試吃看看,好像會對不起自己呢。

 

『想要和地球一起健康』、『提供更多的好選擇』、『結合自己的所學與志業,將理念結合於生活與工作』

──我們一直貫徹自己的初衷,這是一畝田加工坊開發出眾多優良產品的起點,更是希望您理解與信任的重點。